<address id="d5bnn"></address>

              <sub id="d5bnn"></sub>
              <form id="d5bnn"></form>
                 首頁 學院概況 職能部門教學部門 教育教學科學研究招生就業校園文化 服務指南
                      學院公告
                  斯坦福大學何以后來居上:讓師生思考科學最前沿問題已成校風(2018-11-20)
                  校長說 | 卡普頓大學校長:跨文化溝通能力為學生的未來加分(2018-11-20)
                  美國頂尖大學學習強度有多大:比中國更應試,熬夜做作業是常態(2018-11-20)
                  教育部:大學生合理“增負”,整頓本科秩序,多所大學出“狠招”(2018-11-20)
                  關于開展2018屆畢業生評價的通知(2018-11-09)
                  哈佛大學改革通識教育,必修課與社會、倫理和技術挑戰連接緊密(2018-11-01)
                  斯坦福大學何以后來居上:讓師生思考科學最前沿問題已成校風(2018-11-20)
                  校長說 | 卡普頓大學校長:跨文化溝通能力為學生的未來加分(2018-11-20)
                  美國頂尖大學學習強度有多大:比中國更應試,熬夜做作業是常態(2018-11-20)
                  教育部:大學生合理“增負”,整頓本科秩序,多所大學出“狠招”(2018-11-20)
                  關于開展2018屆畢業生評價的通知(2018-11-09)
                  哈佛大學改革通識教育,必修課與社會、倫理和技術挑戰連接緊密(2018-11-01)
                 
                學院公告
                美國頂尖大學學習強度有多大:比中國更應試,熬夜做作業是常態

                發布時間:2018-11-20   


                灼見 2018-11-02

                圖片

                灼見(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美國的高等教育比中國還應試,美國的學生平均學習刻苦程度是中國學生不能比的。

                作者 | 大西洋船員

                曾經在知乎上有一個問題被熱議:為什么很多美國人不午睡下午還能滿血滿狀態工作?這對絕大多數在美國頂尖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們來說,一度難以適應。不是說美國高校注重全面發展?美國的大學應該不比中國初高中壓力大吧?

                這些都是誤解。對于中國學生來說,最痛苦的莫過于小初高中在中國讀,然后大學還去了美國的頂尖大學。這里的課業壓力,或許一些中國的大學生無法想象。為什么會得出如此結論?一篇文章告訴你。很多小伙伴認為來美國讀書就是進入了舒適圈,每天看看劇逛逛街開開趴體就把這四年混過去了,可事實真的如此么?

                在去美國讀研究生院之前,我想大部分國人和我一樣認為,美國的教育都是人性化的教育,教育方式和觀念都以人為本什么的。感覺美國的教育都是讓學生一邊玩,一邊學,一點也不痛苦,學生有很多課外業余愛好。總之一句話,他們是素質教育,我們是應試教育。而在好多人眼中,美國人都不怎么愛學習,學習很次,中國是個人去了就可以稱王等等。到這里學了以后,發現以前感覺的完全是扯淡的。美國的高等教育比中國還應試,美國的學生平均學習刻苦程度是中國學生不能比的。

                01、做作業這件事

                在我的觀念里,到大學,作業是可做可不做的,嚴格說是不會的可以不做的,老師不收,大家在家只要努力做了,做不出來沒關系,第二天老師會在課上講。所以作業都是良心活,好學生都自覺完成了,實在不會的就放著。

                我開始還是拿這個觀念去對待美國老師的作業。當時看完書已經晚上10點多了,第二天要上這門課,我本來認為估計老師上課對對答案,有問題問問就可以,估計沒做完也沒事。不過我還是憑著國內學習養成的老師給的良心活必做的習慣,堅持把題做完了。

                當時寫到了半夜2點半多,其中好幾次想放棄睡覺算了,不過最后還是寫完了。我當時還說第一周就寫到半夜兩點半,當時覺得以后不會這樣,這是我自己給自己施加的壓力罷了。結果沒想到,第二天上課,老師就真都把作業收了,虧了我把卷子都寫完了,否則就傻眼了。當時老師說收的時候,我心想還真收啊?后來逐漸才明白原來美國作業是計成績的,每次作業都會給你按照對錯打分,記出成績,最后和所有平時考試期末考試起算最后的總成績。

                而且最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題你要是不會做,你不寫,或者寫錯了,你就不得分,最后就會影響你的總成績。在中國是,平時允許你犯錯,允許你不會,你不會可以空著,聽老師講,最后考試時會做就可以。因為從高中以后學得就比較難了,作業有不會做的很正常,老師是允許的。但是在美國就不一樣了,老師每周都會給你留一大堆作業,你在下周上課前要交上來,如果有不會的,你要在交作業前去自己去問老師,老師不會在課上給你講的。如果到交作業時還沒有問老師,因為不會不做或者做錯了,那么你就要承擔這個責任,老師不會因為你實在不會就手下留情的,你的作業就會被扣分。每次作業老師都會記錄的,最后會一起給你算總成績的。這樣每周的作業都相當于一次考試,因為得的分數直接影響你最后的總成績。

                我這學期學選了3門課,分別是經濟數學,高級微觀經濟學,高級計量經濟學。最痛苦的是第一次計量經濟學作業。計量經濟學是我們這里面最難的課,基本就是統計學在經濟學中的應用,而且這門課是最近幾十年才興起的,國內教得很淺,以至于我一值認為統計學是門比較好學的課程。但是在申請美國大學的過程中在論壇經常聽他們說外國的經濟學要求數學非常高,其中最難的就是計量經濟學,還有統計學。數學和統計學最好申請,因為太難,外國人沒人去學。當時還不理解,為什么統計學這么難學,現在終于知道了。我們老師用了一堂多課就把前4章講完了,前四章就涵蓋了我本科學的最難的一元線性回歸和假設檢驗的所有內容。然后就留作業了。

                到快交作業的前幾天,我才拿到課本,于是趕緊做。因為這一部分本科沒有學扎實,為了做作業,用了幾天把本科的概率論和數理統計又看了一遍,感覺還是沒怎么看懂,然后就做作業,一點一點摳到凌晨5點多,實在做不下去了,然后就交了。后來發了作業,20分滿分得了16分。

                來說美國研究生科目的成績是怎樣算出來的?

                計量經濟學這門課第一次期中考試占20%,第二次期中考試占20%,期末考試占20%,平時作業占40%。最后總成績按照ABCD給你評分,90-100評A,80-90評B,70-80評C,70以下D或者不及格。而且碩士研究生畢業有一項成績要求就是每學期平均分不能低于B,否則下學期你就留校察看,如果再不行就被開除了。也就是碩士研究生的及格分數是平均80以上。如果是十分簡單的學科考80分以上不算很難,關鍵是現在學得都是非常難的,作業和考試很難。所以如果保證所有科平均80以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估計了一下,難課程如果都保持80分左右就不錯了,所以最后很有可能的結果是大部分都是B,然后如果都是B的話,只要有一科是C,那么平均就是 B以下,那么就可以走人了。

                而如果得C的這一科是因為平時考試和作業都是剛好80分或平均剛好80分,恰好有一次作業得79分,那么這一門課可能就因為這一次作業的80以下,造成最后這門課B以下(或者說C),如果恰好其他課又都是B,那你很有可能平時表現都不錯就因為這一次作業的一分而被開除走人。當然你要說哪里有這么恰好的事情,我說這個已經是很好的情況了,很有可能你的考試和作業會很多次上不了80分。我這次作業就是在懸崖邊上:16 分,20分滿分,看似不錯,實際上16除以20等于0.8,也就是80分,已經是最低可以接受的分了。所以我以后作業必須要拿盡可能多的80分以上才能避免因為有80分以下而最后失足的情況。所以這次只是剛剛及格。

                02、美國的考試

                我在國內時看學校主頁上的這學期學習安排,說是10月7日左右期中考試。期中考試對我來說已經8年沒有遇到了,因為上了大學以后,好像就沒有期中考試,也許工科的同學有,不過我們經濟這種文科的學科就沒有了。期中成績老師大多是以出勤率來計算,而且占30%,期末考試才是大頭 70%,最多就是中期可能會有一篇論文當作成績參考。

                所以我來之前一直有我們專業不會有期中考試的僥幸心理。結果上了第一周課我就傻了,所有3科都有期中考試,而且期中考試都不只一次,有的課是2次,有的課是3次,加上期末考試,基本上每個月每門課都會有一次考試,這個我們在應試教育的中學感受過,不過那個叫做月考,或者小測,不計入最后成績,而且那個最后成績對你也沒有用,因為最后要看你的高考和中考成績。而美國這個考試基本上是所有考試各占20%,作業占20%,沒有輕重。或者都是25%等,或者老師對這個評分比例進行微調,反正權重基本都是一樣的,而且所有的這些平時成績最后折算成的總成績會跟你一輩子,找工作時,用人單位會讓你出示所有高等教育的平時成績,因此你那次都不能馬虎,包括作業。

                在沒有考試的第一個月,我們就覺得已經很難了。來之前我認為我只選了3門課,以國內的經驗來說應該是很輕松,而且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沒課,每周可以休息3天,生活應該很愜意。可是知道了我上面所說的美國大學的教學制度后,你就發現你每周都要寫作業,而且要寫好。而老師上課基本上對你寫作業是沒有什么幫助的。因為課堂時間有限,老師就講他喜歡講的部分,然而你就要把所有書都看了,然后再把所有題都做了。

                基本上老師每次課都講一章。一章的內容大概30-40頁書,這30-40頁的書是大書就是比國內16開紙大一點的那種書,而且是英文的小字,密密麻麻,比中文的30-40頁的內容應該多,而且最關鍵是書中每一句話都有復雜的數學和邏輯關系,你要看透,都需要你想很長時間,或者自己在草稿紙上推導和畫圖幫助理解,這樣有的時候十幾頁的書都要看5,6個小時。你每周要讀3本這樣的書(100多頁)然后做3門作業。

                每次作業都很費時間,數學作業最簡單,不過你要用計算機寫,用word打十分復雜的數學符號,矩陣,希臘字母等,很費勁。但是用4個小時應該可以寫完(國內寫作業我記得好像能寫2個小時的算是比較多的了)微觀和計量經濟學的作業一般都是十幾個小時。因為作業就相當于考試,但是這個比考試要求的時間松,而且屬于開卷,所以老師留的題都很難。最可恨的是計量經濟學的老師,講課非常快,我拿到課本時,他已經結束前7章了,我們每周休息的三天,我都在趕他的進度,講了一個月到期中考試了他已經講了12章了,一本近1000頁的書,他講了快一半了,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好在這個課本講的十分詳細,因為我看我本科的書看了好幾天,就是不明白怎么回事,看了這本書前4章以后就徹底明白了,講得太細了,系統了。

                粗略的算了一下,每周每門課上課看書時間要30個小時,寫作業的時間要10小時,那么三門課一周學習就要用120小時。而一周7天每天24小時一共就168小時。你就會發現你完全沒有休息時間。和我們一起上課的一個臺灣同學發現我們選了3門課很驚訝,說他學2門都快受不了了,我們居然選3門。開始我們還不理解,現在明白了,下學期一定學2門。就這樣我們在緊張學習了一個月以后,開始了長達近2個月的考試之旅。我們這學期,數學有3次期中考試,1次期末考試,一共4次考試,其他兩門2次其中考試,一次期末考試,分別共3次。

                也就是從9月30日開始到感恩節放假前一天,我們幾乎每周都有考試。我們國家考試數學、物理這種計算為主的考試過去都是以大題的形勢出現,這種大型綜合計算題最能體現數學能力,過去一般都是考3-4道數學或物理大題,每道25-30分。但是因為數學物理這種學科確實太難了,所以用這種考試會使很多人不及格的,少做一道就幾十分沒了,少做兩道就不及格了,過于太殘酷了。

                學數學和物理的很多都是要么滿分,要么不及格。雖然很殘酷,但是可以體現能力,老師喜歡這種考試,就像語文老師說得,其實語文什么都不用考,什么花樣都不用出,就考一篇作文就可以了。但是為了照顧大多數考生的面子問題,這種考試好像在改革開放之后逐漸被取消了,因為我們引入了西方的觀念,第一是注重學生自尊心培養,總是考不及格會有陰影的。第二是引入西方的標準化考試,也就是什么選擇填空題,因為美國托福,GRE還有美國文職公務員考試都是選擇填空題。

                這樣我從小經歷的考試沒有純大題的形式。我經歷的有的比較牛的數學和物理老師說都考純大題才好呢,考什么小碎題。但是到了美國以后,我們引進了西方的觀念發現在西方行不通,這里考試完全和我們沒有改革開放之前的考試一樣,數學、微觀經濟學都是4-5道大題,每道20-25分。沒有一道選擇或填空。國內學經濟學,就背背概念。這里經濟學基本上是可以說是文科中的物理學。

                老師上課就是在黑板上用數學推導公式和證明定理,最多在最后根據公式說一下經濟意義。就這樣我們在已經被國內淘汰了的過于殘酷的純大題考試中要都保持80分以上,難度有多大了吧?還好,我的高等數學得還不錯,計算基本功還行。所有數學考試全部95分上下。一次,微觀經濟學考試是拿回家考試,開始我們認為比較輕松,結果發現不是那么回事,出的題太難了,我做了3天。有一道證明題我把自己鎖到廁所里想了6個鐘頭,最后用歐拉定理硬證出來了。

                對于計量經濟學,實在是沒有辦法,太難了。我幾乎在開學初的90%時間都用在計量上,在第一次考試前總算大體明白了這門課是怎么回事了,趕上了前12章的進度。本來開學初我們還信誓旦旦的要拿全A,結果這門第一次考試就考了54分,而全班平均70。第二次拿回家考試,我還說這個還好可以拿回家做,結果我和那個中國同學費了整整一個星期在建立模型,前面1個禮拜試驗了近百種可能性的模型,結果就是相關系數不到20%,根本不能用。后來折騰了很久,花了兩天時間完善模型和寫報告,最后寫到凌晨5點。以為可以取得不錯的成績結果得了66分,說是有一個環節論證方法出了問題。我的心都涼了。因為這門課90分以上才是A,80-90是B,80以下是C,所有學科平均不能低于B,我這科很可能就C了。最后我把總復習的時間全放在這科上面了。最后才有所收獲,得了85。

                說到美國學生的學習態度和刻苦程度,我不得不再說一下我們的認識誤區。在來美國之前我一直被美國的青春喜劇給誤導,電影上演得都是他們怎么怎么不學習,怎么怎么調皮搗蛋,以至于我們國家的學生也開始學習和模仿,估計是最先傳到港臺,然后港臺的電影開始影響大陸的。導致大陸的學生也開始變的痞子。我不知道美國導演是不是故意的,雖然我問了美國人,他們說他們拍那樣的電影只是表達了學生想擁有那樣的生活,而不是他們真實生活的寫照。但是我還是要對美國導演提出抗議,我們的教育制度不完善,學習還要靠自覺的情況下,你們這是毀掉廣大發展中國家的苗子啊。

                03、美國的大學校園生活其實是這樣的

                每個校園里走的學生都背個書包匆匆去上課,沒有一個在皮打鬧的,即便是等公共汽車或者做公共汽車上,也在看書。在咖啡店里或者休息的地方,你會發現很多美國學生要么在看書寫作業,要么用電腦寫作業。非常安靜,沒有人大聲喧嘩。我本來還帶著掌上游戲機,有一次在公共汽車上拿出來玩,有外放聲音,突然發現大家都在看書學習,我很不好意思的又放回去了。突然覺得我在國內本來是很自覺學習的好學生,在這里怎么感覺自己跟痞子小混混一樣,成了不良少年。

                有一次晚上去系里打印講義,走在在夜色下的校園里,突然想到了我們國內平時大學校園里晚上是什么樣子,再對比一下這里,我發現校園里路上沒有人,有的人也都是背著書包匆匆的行走去趕時間學習。而我印象中至少是我們省的高校校園,夜幕下都是一對的情侶在共享好時光。有一次去這個城市的主街看看,看看那些吧里的人都在干什么,突然發現人們都在那里拿著電腦學習。當時想了想國內酒吧里無數失足男女青年在里面群魔亂舞,不禁感慨萬千。

                美國真實校園生活就是整個一個中國理想中的好學生的聚集地,美國學生學習這樣的場景只有在中國的電影里才能看見,而我國的真實學生卻在積極模仿美國電影里的東西。圖書館里學生們都在很安靜的上自習,圖書館的機房,學生們都在用來寫作業,沒有一個干閑事的。我還真的注意觀察過。我在國內上大的時候覺得學校圖書館和計算機中心的機子比家里的好,而且便宜,就去帶著游戲到那里去打游戲。第一學期期末還和全宿舍的人去圖書館包夜通宵打游戲,我們那還要錢,這里用的計算機都不要錢,但是全都是用來學習。

                我想原因有兩方面:第一方面是我們管理不嚴。我想如果你在美國的學校機子上打游戲,基本就可以準備回家走人了。第二,即便是讓你打游戲,就按照我上面說的作業和考試的壓力,你有時間打游戲嗎?接著說美國學生的學習,他們在賣星巴克的地方看書寫作業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個寫作業是真寫,不是裝的。他們學習刻苦還體現在兩次計量閉卷考試前,老師都發了去年考試的卷子,因為這不是作業,所以我和那個中國學生都沒寫。這很不符合我們的風格,因為在國內好學生都是老師越不要求做的,都越做。結果來了美國以后,由于老師逼的太緊,有極度的逆反心理和厭學情緒。結果只要不計分的堅決不寫,也不看。

                但是我發現這兩次每次美國學生都把所有題目都做在紙上了。我又一次體會到了他們才是好學生,我們都是混混。還有就是他們學習都很積極,我們上的研究生課程,只有3-4個是研究生,剩下的十幾個都是本科生,他們為了將來更好的學習,在本科階段就自己主動選研究生的課程,而且有的是我們選的魔鬼3門,他們也都選,他們還有自己的本科課程,我們光這三門就快受不了了,他們要學至少4-5門課。總之美國學生各個很刻苦,永遠看不見他們玩。

                04、我們學的東西的難度

                這些數學還是不是最難的,主要是經濟數學和微觀經濟學在用。我相信國內研究生數學應該也學這些,不過可能不會理解這么深,因為沒有人逼你去瘋狂做題和不斷考試。每一章節我們都有綜合題去當作業去寫(交作業包括:數據文件,gauss或SAS的程序文件,和說明報告)。說到Gauss編程,這個語言是一個專門運算矩陣的專用語言,所以被統計和計量所廣泛應用。編程對于大部分中國學生還是比較難,因為國內計算機教育還是相對比較落后。最開始整理數據都是用excel人工整理,后來有一次和一個美國學生探討問題,發現他gauss用的極好,都是用gauss的程序直接控制和整理數據,于是我也下載了一本gauss的書,一邊看書一邊就把gauss掌握了。

                說到這里不得不說說美國的大學教授的能力。我們這個計量經濟學的老師光計量經濟學的課本就有20多種,各種統計軟件SAS,Gauss,SPSS等等都很精通,教材也很多。計算機編程也牛,我還從他那里學了不少技巧。而且他用計算機上多媒體課都是自己接線路(美國老師都是自己接),國內的老師好像都要有個專門搞計算機的人給他接好,才會用。

                美國的老師電腦用的比我這個對電腦很癡迷的人都好,雖然他們都不是學計算機的。要知道這些教授們都50多歲了,年齡和我父親差不多,國內和我父親差不多的人,很少有人愿意用電腦的。上課有時候還問問我們微觀經濟學學得怎么樣,然后他會瞬間說出我們學的部分的各種函數的性質和定理。人們都說他要求學生嚴,但是他說他遇到的老師才嚴,他上大學時,他老師考他是任何拼寫和標點錯誤這種和學科不相關的錯誤都會扣分的,他說他不會那么要求我們的,所以他說他對我們要求很松。

                美國的教授一般都是像他這樣很厲害。有一次上完微觀經濟學,后面上自然資源課的教授進來看見一黑板數學公式和推導,立即說出是這是Shepherds Lama(謝波德拉馬定理),后來有說了很多,好像很有感情似的。我想一個教自然資源的居然還對數學定理這么了如指掌。美國教授都是博士,博士這個詞在國內反正對我覺得沒什么了不起的,因為我們國內,只要考上了,就都能畢業,所以看這個人厲害不厲害主要看他考這個學歷時的考試水平。我國高考參加的人最多,所以競爭最激烈,所以最能體現人的水平,所以名牌大學的全日制本科對我很有威懾力。但是參加碩士研究生考試人就少了,所以名牌大學的碩士在我眼里也就一般。而博士,參加的人就更少了,博士一般混5-6年就畢業了,沒有聽說過在國內上博士有人學得要死要活還不能畢業的。所以博士對國內的一般人來說感覺不是那么有影響力。

                而在美國,博士這個詞是很有影響力的,教授都是博士,在學校人們一般不會稱呼他為某某教授,或者某某官銜,這些教授或者當官的有博士學位的更喜歡人們叫他們某某博士,因為這個代表了榮譽。比如我們微觀經濟學的助教就是個上博士的,結果他上學期考試有C,被勸退了,現在正在我們城里的一個商場賣東西。

                我不禁很感慨,一個上博士的中途被開除,然后就只能去商場賣東西去了。也許我光經歷美國的研究生教育,而沒有經歷國內研究生教育,就對國內研究生教育橫加指責過于武斷了。我相信我前面說的學的內容國內這個專業的研究生肯定也學,但是我敢肯定沒有幾個能像美國學校出來學這么扎實的。

                我同系的那個中國同學,他說他的在國內上研究生的同學整天閑著沒事干,咱們卻在這里整天一夜一夜不睡覺。而且據說有一個他的同學計量,先學了一學期 gauss編程課,我們這兒人生地不熟的,上來就很難,然后還要自己看書學gauss編程,每次交計量的作業都比一次考試耗費精力。有一次,我和那個同學寫完作業已經凌晨3點了,這個時候,他的QQ上的也在美國留學的同學都在QQ上,都還沒睡覺呢。交流一下,全部都很痛苦。

                一個在紐約學金融同學說:

                也不知是老師有問題,還是我自己太笨沒有領會老師的意思,那個題按照老師的意思要用excel算一千遍。當時我很感慨,美國的高等教育實在是太強了,對人要求太高了,我來之前還在算我們學校和北京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當時覺得比北京大學高,但是自己說的時候也很沒有底氣,但是現在不同了,我有一種不管排名誰高,有本事就出來一起比一比的氣勢。

                確實在這種殘酷的教育下我們學得非常扎實。記得有一個老師從美國碩士畢業回來,閑著無聊就去考研報名,去考北京大學的光華管理學院,這個基本是我們經濟管理領域的最高學府,多少人擠破腦袋去考它,競爭十分激烈,這個老師最后就背了背政治,別的什么也不復習然后就考上了。

                我的中學教育很好,以至于大學畢業后工作幾年,我仍然對高中的所有知識點記憶猶新,拿起數理化的題就會做。但是大學的東西什么都記不起來了,只記了幾個名詞,剩下的什么都沒有。大學畢業時,我還抱怨大學沒學什么東西,我父親還安慰我,大學的是一種思想和方法,有了這種思想和方法就可以了。但是企業不是靠耍心眼,小聰明就可以成功的,靠的是實打實的技術,我們大學的找不到工作的畢業生有幾個能拿出真本領的?

                05、美國這種教育下的成果

                如果說美國這種殘酷的高等教育不能產生很好的效果,那大可不必去學習。我們學經濟學,學得都是方程組組成的模型,然后用模型計算出結論。計量經濟學靠統計量來估計模型的系數。這個如果在中國多數企業中你要用這個,估計會被人嘲笑,罵成書呆子。我當時就想看看美國的真實生活中用不用這個這么理論化的東西。

                我們對此問題專門問過美國學生。他們的回答令我們很吃驚。美國人幾乎干什么都會用數學計算,比如你要開個超市或者快餐店,老板會找人去建立模型,然后按照模型去經營,因為他們相信這個是最科學的,最優化的。我問道如果要是不用模型呢,憑自己的經驗和感覺呢?美國學生說那基本上肯定是會破產的,因為感覺的東西靠不住,永遠也不如數學計算的精確。而且他還說經營一個企業不用模型會破產,用錯了模型,也會破產的。

                我問他父親的賣樹苗企業用用嗎?他說當然用。我問他用不用模型處理日常生活,他說他用,比如買汽車,他要根據當時的利率,油價,汽車的價錢和時間建立一套模型,算出當利率和油價多少時,他能接受的價格范圍以達到最優選擇(他還不是學經濟學的,是學森林學和地理學的)。當時我們聽了都目瞪口呆,感覺美國人太強了。原來我們都以為美國人個個都是數學白癡,只有中國人數學最強,看來我們中國是只會計算不會運用的。

                還有一個例子是華盛頓州立大學的那個臺灣同學說他去年的微觀經濟學老師太強了,他去年上他的課,由于太難跟不上,在第一次期中考試之后得了十幾分后就放棄了,所以今年重新學這門。他說去年那個老師今年退休了,去年第一次期中考試,全班最高30多分。上課老師基本不怎么講,留作業都是他外面接的公司的工程,我心想理工科的可以接工程,我們學得這個經濟學也有公司信嗎?他說當然有啊。華盛頓州的漁民為了經營的更好,都是請他去做咨詢。所以他留的作業是最難的,和實際結合最緊密的。

                我們國家人們往往說的和實際結合的意思是,不要去用課本學的東西,因為那個解決不了問題,還是在社會上學本領吧,其實我覺得不是課本的東西解決不了問題,是因為你學的不精不會解決問題。而美國人相信理論一定會指導實踐的,他們如果發現理論如果不能解決實際問題,那么一定是理論不夠完整和完善,所以他們會用更復雜的數學去完善理論,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學美國的東西感覺那么難,因為他們要用理論解決實際問題,而被迫把理論改造的很復雜,實踐證明這樣復雜的理論確實可以解決問題,我們這學期學的計量后感覺自己就可以做點東西的。

                學生們都不會做他的作業,但是不做又沒有平時成績,所以都被迫大家一起課下約個時間,找個空教室一起研究題。研究題的方法是大家坐一起,誰會哪道題,誰就去黑板上寫出來,給大家講,最后把題都做完。那個臺灣同學繼續說我們沒有趕上那個老師很遺憾。我們想我們一個計量經濟學就夠受的了,如果再加上那個老師,非吐血不行。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計算機和電子科技產品。來美國之前,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中國人那么聰明,所有的電子產品的核心的控制芯片,內存芯片都是美國公司或者日本韓國公司造的,中國自己為什么造不了?雖然大部分電子產品都是中國制造,但是懂行的人都知道,里面的芯片幾乎全是國外的,中國所做的只是把芯片,內存買來,焊到電路板上,然后組裝上外殼就可以了,干的完全是最低端的,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活。因此企業賺的錢都是很少的部分,這些電子產品的價格有一半多要被外國的芯片廠賺取。

                這也就是為什么電子產品不能和國內的農產品,普通小商品一樣有適合中國人的價格,而電子產品一般都是和美元國際價格接軌的。因為成本降不下來,產品的主體成本,是外國廠商定的,我們要降價只能降自己不到20%的利潤,所以降價空間很小,一旦外國廠商也把同類產品降價,那么我們的國產廠就沒有取勝機會了。現在液晶電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造成這個情況的根本原因上是沒有核心技術。為什么沒有核心技術?以前總是認為為什么美國那么走運,老天怎么那么照顧他?我來到美國以后,感受了一下美國的高等教育,又回顧了一下自己的高等教育感覺非常正常,太正常不過了。

                06、多數在美學習的學生都面臨很多壓力

                我在學習的中期,上留學論壇看了看大家在美國的反應,結果這些國內十分優秀的人,在美國也都開始發起牢騷,我可以列舉如下:考,考,考,考死算了。每兩個星期就考一次試,考完試還有一大堆homework,全都算進期末成績里的。前次考完瘋趕作業,拉下兩天的課沒復習,還沒緩過勁來,又要考了。

                第一學期上課聽不太懂,我覺得我下課要花比別人多很多的時間看書,第二個星期才發現聽懂了一些。上的課還是我沒學過的,別人聽課算復習而已,對我來說全是新的內容。兄師姐安慰我說過一個學期就好了,可是大部分的考試都在第一學期,第二學期只有一兩個考試了,適應又怎么樣呢?大局都定了。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感覺這樣,上課累死,考試累死,實驗累死,寫文章累死,專業還不好找工作,于是修外專業的課,作業能寫傻,出來找工作吧,認識的人好多因為交流工作不順被fire掉,每天神經都處于緊張狀態,覺得晚上醒來的時候還興奮的不行,活的那叫一個提心吊膽。等等,以上是我在這學期中期的時候看見的帖子,當時大家都在喊累。到了期末我又上了上論壇,看見有一個博士得了C,教授建議他退學,他想重新申請:PhD第一年成績不好,緊急求助。PhD第一年成績有了一門C,教授建議我Quit,但是還是希望能在美國繼續待下去,想問一下各位前輩轉學要如何轉?對于去年申請過的學校,還需不需要另寄材料?我可不可以把已經讀完的兩門B的課程的學分轉過去?

                我的master要延期畢業了……當時拿的獎學金只給兩年,今年8月份以后我就要自費了,我一年前還雄心壯志要讀phd,現在連個master都讀不明白,每次見到朋友和親戚,別人都問我為什么要延期,我就說課很多,沒修完。實際上,別人都修完了,只有我沒修完。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太挫了,只是我沒有說出來。

                所以我說的這種壓力和教育模式在美國都是一樣的,并不是我們學校特殊。而且我們學校只是美國排名一百多名的學校,據我們系的那個中國同學說,在美國常青藤名校學習的人基本每天只睡2個小時。在美國的學習使我感到,我們的高等教育需要改進的地方還有很多,要知道我是在全美排名100多名的學校,并不能算美國的非常好的學校,但是學到的東西確實是實打實的。

                而我在國內本科的學校在全國的排名也至少在前100,至少是個以省名命名的大學,但是從中出來確實是什么也沒有學到,你讓我們講講什么經濟規律,或者讓我們的工科同學講講芯片怎么回事,基本都講不出來。總之,美國為什么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經濟體制上的問題我不想多說,多少經濟學家都有很好的建議。我覺得我們最能控制的,也是在整個人類改造自然和世界過程中最有活力和主觀能動性的人本身。

                我們的高等教育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們的高等教育缺少了監督鞭策和激勵機制,而且對于學習的東西也并沒有從難從嚴要求學生,導致反而沒有中學階段學生們學的好。如果說我們的中學教育是在整個中國教育中最有效率的(但并不是最好的,因為對于應付選拔性考試,老師只重視學習好的學生,而學習不好的學生好多都破罐子破摔了),但是這個教育只是基本功訓練,距離可以用來指導實踐,改造世界還差很遠。

                所以基礎教育再好,高等教育出現問題,我們的科技也上不去,科技上不去,經濟也只能做一些最低層次的。每年諾貝爾獎評選結束之后,我看網上有很多中國網友,都在憤憤不平,說就是因為美國的軍事政治強大,所以評選委員會迫于壓力會給他們評上很多。而我們國家人很聰明,卻總是離諾貝爾獎很遠,太不公平了。還說美國出現經濟危機了,卻都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中國經濟這幾年發展這么快,卻得不了經濟學獎,太不公平了。他們不知道世界上除了中國人民勤勞勇敢以外,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民一樣智慧勤勞勇敢。

                如果說一百多年前,林則徐呼吁中國要睜眼看世界,那么現在我們國人仍需要透過迷霧看世界,不要被外國的種種假象所迷惑,不要再像生活在井底的青蛙一樣低估自己沒有看到的東西。

                THE END

                本文選自大西洋船員博客,灼見經授權發布。

                天津天獅學院 版權所有 | 電話:022-82112575  地址:天津武清開發區翠亨路128號  郵編:301700 | 津ICP備:05003131   | 津教備:0076號

                万达彩票 沭阳 绵阳 梅州 上饶 海丰 鸡西 临沧 亳州 东阳 铜仁 枣庄 阿拉尔 万宁 昭通 衡水 平顶山 吴忠 绍兴 东阳 吉林长春 济源 鄂尔多斯 固原 淄博 焦作 湖南长沙 阿勒泰 枣庄 扬中 运城 琼海 南阳 甘肃兰州 铁岭 大连 日照 景德镇 库尔勒 泰兴 丽水 眉山 赣州 阜新 项城 黔东南 赣州 赵县 甘肃兰州 曲靖 日照 辽宁沈阳 锡林郭勒 泰州 鄂尔多斯 灌南 忻州 中山 广元 清远 呼伦贝尔 汕头 榆林 衡阳 张家口 沛县 巴中 襄阳 沧州 黑河 梧州 怒江 北海 湖南长沙 萍乡 改则 惠州 惠州 甘孜 苍南 阿里 晋城 河南郑州 泗阳 姜堰 延安 昌吉 吉林 汉中 黔西南 台南 普洱 三亚 吐鲁番 济宁 延安 榆林 佛山 内江 秦皇岛 百色 温岭 衡阳 偃师 赵县 邯郸 扬州 德清 启东 洛阳 乌兰察布 宿州 偃师 驻马店 云浮 攀枝花 铁岭 自贡 咸宁 建湖 忻州 温州 河南郑州 三沙 楚雄 丹阳 信阳 泗阳 锡林郭勒 阿勒泰 滕州 铁岭 沧州 林芝 葫芦岛 大同 亳州 通化 简阳 渭南 乐平 曹县 三门峡 大兴安岭 江西南昌 清徐 惠东 兴安盟 绵阳 双鸭山 温州 固原 连云港 吐鲁番 沭阳 嘉善 延安 济南 廊坊 鄂尔多斯 汕尾 长兴 莱芜 南阳 枣阳 涿州 任丘 德宏 固原 象山 山西太原 永州 常州 河南郑州 宜春 海西 垦利 昌吉 丹阳 云浮 葫芦岛 连云港 阿坝 克孜勒苏 瑞安 眉山 灌云 海拉尔 荣成 开封 大兴安岭 通辽 楚雄 西双版纳 咸宁 岳阳 开封 迁安市 鹰潭 天水 九江 来宾 资阳 常德 陕西西安 仁怀 衡水 本溪 三亚 大庆 阿拉尔 眉山 嘉善 保定 怒江 乌兰察布 文山 定州 余姚 毕节 防城港 廊坊 汝州 垦利 赵县 来宾 晋江 阿拉尔 安阳 乌兰察布 仁怀 林芝 四川成都 灌南 广汉 南京 亳州 澳门澳门 德清 庆阳 晋城 武夷山 商丘 阿坝 义乌 随州 白沙 许昌 四川成都 贵港 崇左 延安 巴彦淖尔市 黄南 连云港 台山 三明 海宁 琼中 怀化 中卫